2013版SCI影响因子新鲜出炉
影响十强:老牌绅士俱乐部
影响十强:老牌绅士俱乐部
这里是传统势力的藩篱,位于这一榜单中的杂志通过多年的经营已经建立了几乎牢不可破的优势。CA杂志蝉联三届SCI冠军,今年分数达153分。该杂志创刊于1950年,是肿瘤领域的权威。2012年仅发表37篇论文,被引用5678次。其他NJEM,,Lancet自不必说,早已是这一榜单的常客。Nature家族在榜单中表现相当抢眼,近年来的重大研究很少有逃脱他家的法眼,此外Nature通过庞大的子刊家族以开枝散叶,为自己的城堡建立了宽广的护城河。在10强中,NATURE REVIEWS GENETICS、NATURE、NAT REV MOL CELL BIO、NATURE MATERIALS耀眼地占据了四席。
涨跌榜:几家欢乐几家愁
涨跌榜:几家欢乐几家愁
CA杂志,涨幅51.7分,稳居涨幅排行榜首;IEEE engineering in medicine and biology magazine,涨幅24分,成功将影响因子由2分刷至26分;Nature climate change.与Cancer discovery.二者分别凭借14.5与10分的涨幅实现从0分的华丽蜕变。在涨幅跃升的惊喜之下,自然有跌幅重重的落寞。在今年的跌幅榜十强中,虽然没有像去年晶体学报A(ACTA CRYSTALLOGR A)那样的华丽跳水,但Auunal review系列杂志的齐齐亮相,不禁让人感叹,屋漏偏逢连夜雨,倒霉连坐父子兵。
中国面孔:稳中有进
中国面孔:稳中有进
在生命科学领域,有不少中国学者担任了SCI期刊主编一职。这些杂志的影响因子有些保持稳定,有些则有了大幅的突破。由第二军医大学药理学教授苏定冯主编的CNS Neuroscience & Therapeutics杂志其影响因子维持在4.458。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吴家睿研究员主编的Journal of Molecular Cell Biology的影响因子稳定在7分以上。值得关注的是同济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裴钢主编Cell Research,这本杂志继续保持突飞猛进的态势,影响因子由8.19跳升至10.526。
中国是科研大国并非科研强国
NSFC资助总额增长迅猛
NSFC资助总额增长迅猛
近十年来,NSFC资助总金额一直呈连年增长态势,2010年之前,资助额尚在百亿之内徘徊。2011年,虽然预算安排了120亿左右的资金,但最终金额从上年的95.7亿元跳涨至185.1亿远,几乎翻番。今年的增长势头虽稍有减弱,但仍以9%的增长率,突破200亿大关,达到202.4亿元。医学领域向来是NSFC重点资助的领域,从最近10年的的变化趋势来看,医学科学获资助的金额不但连年增长,而且曲线斜率较资助总额变化趋势更陡。数据显示,2012年,NSFC共安排42.6亿用于医学科学的基础研究,占比逾两成。
平均被引次数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平均被引次数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论文发表后被引用的情况,可以反映论文的影响。根据2012年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发布的2012中国科技论文统计结果,2002年至2012年(截至2012年11月1日)我国科技人员共发表国际论文102.26万篇,排在世界第2位;论文共被引用665.34万次,排在世界第6位。,也许这些数据看上去还比较光鲜漂亮,但是我国平均每篇论文被引用6.51次,低于世界平均值(10.71次),和世界平均水平存在不小的差距。就拿刚刚过去的国际肿瘤学领域的大型会议ASCO而言,ASCO组织委员会共邀请200位专家进行口头报告,然而中国专家只有2位获邀进行口头报告。比例如此悬殊,确实和国内的巨额投资不太相符。
重磅研究渐次提升 比例依旧踯躅不前
重磅研究渐次提升 比例依旧踯躅不前
中国第三军医大学的研究者使用来自Thomson Reuter科学引文索引(截止至2012年12月11日)对中国作者在知名期刊上的论文发表情况进行了归纳,并以letter的形式发表在The Lancet上。文章指出,越来越多的中国研究者Lancet、NEJM和JAMA上发表论文,在2000年至2012年期间,来自中国的作者在《柳叶刀》杂志上发表了419篇文章、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了237篇文章、在《美国医学会杂志》上发表了18篇文章。但是与来自欧洲和美国的研究者相比,中国研究者在上述杂志上发表文章的数量与上述两个国家的研究者仍存在一定差距。
中国医生应当关注基于临床的科研
唯SCI论文数量的评价体系必须终结
唯SCI论文数量的评价体系必须终结
十多年来,在我国科教系统已经形成了以SCI收录论文数量为重要考核指标的论文评价体系。汤森路透集团Thomson Scientific发布的《全球科研报告:中国》中发现,中国的科研论文产出量2004年以来发生了“爆炸性”增长。SCI论文数量从1998年的2万多篇增加到2008年的11.2万篇。2006年超越了日本、英国和德国,目前仅次于美国。这难道是中国科技水平的真实反映吗?毫无疑问,这种“大跃进“式的畸形增长是十多年来我国推行重奖政策的结果,粗算一下,在此期间单单SCI论文作者的奖金就高达数十亿元!为制造大量泡沫论文而耗费的人力的物力还未计算在内。许多西方学者对我国动辄成千上万元地重奖SCI收录论文的现象感到难以理解,甚至戏称中国的SCI为“Stupid Chinese Idea”。
 
医生难道不应该发表SCI论文?
医生难道不应该发表SCI论文?
中国和世界发达国家相比,医学技术的研究水平非常落后,在世界医学上,中国学者地位是非常低的,造成这种局面的因素有许多,其中大多数中国的医生科研能力不足。在这场已经进行中的强调转化医学研究的时代,降低临床医生科研能力的培养并不适当,只能导致我们长期继续跟在别人后面学习。其次,SCI作标准是作科研的起码要求。关于SCI的讨论不是这个话题的主题,其实作者心里明白,不用SCI作标准,也必须有其他的标准,例如中文核心期刊。众所周知,国内许多所谓的核心期刊,其学术质量真的无法让人接受,这才是目前大家普遍转向用SCI作标准的原因。最后,中国鼓励发表论文的时代已经接近尾声。如果有的医生确实不愿意做在大型医院承担科研的压力,只能选择到那些基层医院只做临床。
临床与科研,是水火不容还是鱼水之欢?
临床与科研,是水火不容还是鱼水之欢?
丁香园曾经组织过一个微话题,了解医生对于临床和科研双管齐下的评估体系如何看待。@xueli307战友指出,做科研是很花费时间的,特别是收集资料的过程极其痛苦,而医护人员在临床上工作本身就很忙很累,根本就不可能有大把的时间做论文。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讲,其实,在临床工作中,每时每刻都在产生大量的数据,如果能利用这些数据进行科研的话,不但能节省时间,科研结果也更适用临床环境。@lijiyang5865则认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刘进主任曾说"业余的做出来就是业余的"。临床医院的医生上班时间看病人,下班加班写病历,还要谨小慎微的应付各类各种检查罚款,天天如履薄冰,哪有时间做科研?看看现在的文章又有几个是真正做出来的?
临床研究的现实困境和舆论障碍
研究思路和课题设计
研究思路和课题设计有待完善
临床离不开科研,没有科研就没有医学的进步。临床医师应以临床研究为主,从临床中来到临床中去,发挥临床医师的专长,培养良好的思维模式和逻辑分析能力,先有好的idea,再搜集病例潜心钻研,这样才能做出真正具有临床实践价值的科研成果。不过目前中国在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的参与中处于下游水平,主要还是为国外药企或大型临床试验提供患者病源,而不能做到完全自主创新开展临床试验。要真正变“中国制造”为“中国创造”,政策支持、资金、仪器设备固然是重要条件,好的临床实验研究思路和课题设计更是关键。医学科研必须致力解决临床上面临的问题,使科研成果为临床服务。研究目的在于提高诊断水平和治疗效果、改善预后并提出疾病的预防措施和治疗新方案,是一种探索性的创造过程,是攻克临床难题,提高医疗质量的途径之一。因此立足于临床,从临床上的常见病、多发病、危重症、疑难杂症,疾病病因、发病机制及诊治技术、药物疗效等问题中发现总结,将不同疾病、专业、课题以及学科相互渗透,寻找科研思路和课题方向,真正取得科研主动权。
 
资金支持源于药企、厂商
资金支持源于药企、厂商
目前我国临床试验基金大部分来源于药企、厂商赞助,而政府对这方面研究的资金投入明显不足。对比一下,美国的医疗卫生投入占GDP的15%,我国则在5%以下。钟南山院士曾指出,“目前国内根本没有对临床科研的基金投入。临床研究能解决很多老百姓急需解决的问题。但是政府对这块重视不够,大部分科研经费都投向基础研究,临床却没有经费。医学研究的主体不是大学,而应该是广大医院和医护人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暨南大学中药及天然药物研究所主任姚新生教授介绍,医药行业有很长的产业链,从立项到研究、临床,周期长风险大。如此长的产业链,没有一个单位能单独完成投入。同时创造环境需要潜心科研,而现在研究者却要花更多的时间用在申请项目跑关系上。华南理工大学校长李元元教授说,“现在不找关系可能一点科研经费都找不到,拨给大学和科研机构的经费应更多,让他们少些时间跑关系。”
政策和监管体系存在不足
政策和监管体系存在不足
在药物临床试验和临床研究领域,依然存在政策和监管体系上的不足和漏洞。目前中国药物临床试验领域发展的最大障碍,在于“相关政策”,即药物临床试验审批期过长,审批流程繁琐,但对后期的监管不足。中国目前亟需在SFDA(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和监管体系内部,以及政府高层及多方力量在国家药物创新战略高度两个层面开展对药物研发和临床研究领域的政策调整,以加速推动中国医药产业发展和深层转变。我国临床试验机构的专业化专职化研究团队建设还滞后,临床医师对临床试验设计水平、临床试验中最新的应用技术和理念等方面的知识都处于较低的水平,缺乏基本的规范化系统培训。受试者在新药临床观察中的依从性差也造成较大困扰。公众希望临床试验能改善中国目前的治疗水平,但缺乏深入了解,有一定的盲目排斥性,针对媒体和公众的信息发布机制和舆论影响极其欠缺。”
舆论环境的小白鼠心态
舆论环境的小白鼠心态
中国对临床试验的质量规范和受试者的保护与欧美原则基本相差不多,在有些环节它的受试者权益保护甚至比欧美的还强,但因为目前中国医患关系的紧张,以及舆论导向问题,使得各个环节大打折扣。国内患者对于临床医学试验往往缺乏正确认识,认为临床试验以人为受试对象,药物的疗效又不见得确切,从而将参与临床试验与“小白鼠”划等号。例如不少晚期肿瘤患者在目前治疗手段下早已几无生存希望,却也不肯参加可以免费治疗的临床试验。因此虽然患者众多,但在中国开展临床试验依旧比较困难,中国医生也难以在国际会议上拿出自己的临床研究数据。临床试验疗效虽然不能确定,但为了保障参加试验的病人或者健康志愿者的人身安全与健康,临床试验的批准过程是非常严格的,前期要进行大量的实验室研究,取得动物的疗效与安全性试验数据,以及其它的药学数据方可进入临床试验。临床试验的研究工作必须通过独立伦理委员会的审核。保障参加试验人员安全、权益,只有当参加试验的受益大于风险时,这个临床试验才会通过独立伦理委员会的审核,然后医生们才会按照要求进行临床试验。临床试验是在不损害病人利益而又可能给病人带来好处的前提下进行的,是一项严谨的、受到法律保护的过程,不是“拿人做实验”。临床试验会为患者提供免费药品以及相关检查,可以使患者充分的了解当前国际上针对自己的疾病的治疗水平和最新进展,并且接受临床试验的患者有可能从临床试验中获得治愈、延长生存或减轻痛苦等额外的疗效,提前一步从新的治疗中获益。
各方观点
 
@杨长青:能够理解基层医护人员临床服务的辛苦,而且作为基层工作者不做科研,这没问题,但是如果协和,北大医学的中国顶尖医院的医师都不做科研,都躺在别人研究的成果上混饭吃,都不为未来的发展做储备,岂不是很可怕,中国医学发展的未来在哪里?中国人的健康保障都押宝在国外的医学发展上吗?。
@姜涛医生-神经外科:于莺比较适合当一名家庭医生,其实不太适合在协和医院这样的顶尖医院工作,她的临床技术只能随着别人的进步而进步,不能做到自己独立的学习;所以说国内的环境还不够好,应该让个人选择自己适合的方向。
@医疗律师刘晔:医生要不要搞科研,评职称要不要以SCI为依据?我是这样看的:首先,医生是一门国家准入的职业,对取得医师执业资格,国家应依法管理;其次,医师执业过程中的科研,本质上属于学术自由范畴,应由医生自主决定,国家不应干预,包括不应与医生的收入、职级挂钩。至于职称评定,属行政干预专业,可以休矣。
@金羽青:#医生与SCI# 医生晋升(副高以上)是否要和SCI绑定?我觉得需要。理由1)一个在临床干了10年20年的医生,如果没有任何经验或发现与同行分享,会是一个优秀的医生吗?平庸的医生,做主治就够了,为什么要做主任?2)除了SCI,目前缺乏客观指标来拦截靠走关系晋升的败类同行。3)大学医院需要学术为本。
@肿瘤学博士蔺宏伟:医生重临床,不等于不看中科研。医生本身就是科学家。如果不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仅仅跟着大学课本学的内容,去给病人做治疗,就认为大学课本就足够挽救天下所有疾病了?病人会有好结果么?非典和禽流感的案例,哪个是纯临床(鄙视,自己又不搞科研的)医生搞定的?靠吃老本,能挽救生命?基层另当别论啊。不过,在协和不搞科研不写文章注定是要杯具的。
@美國王明濤醫生:中国需要钢铁,但不必人人大练钢铁,更不必强求生产钢铁的第一线工人都成冶金专家、都能出SCI文章。医学博士如法学博士,不等同于PhD,不是研究愽士而是职业博士,如同今天美国的体疗师、职疗师都是职业博士。医生就总体而言並不是科学家而是一群专业人士,如律师、会计师。有兴趣科研不错,但勿强求。
@成都下水道:中国的GDP全球第二,代价是牺牲环境;中国的SCI论文全球第二,代价是牺牲信誉,零引用率高达35%,不能不说是一个讽刺,因为太多作假了.说得残酷一些,把所有第一作者弄来站成一排,每人点射一枪肯定是有冤枉的; 间隔点射一枪肯定是有漏网的.惟SCI至高无上的观点祸国殃民,表现出中国科技的不自信,酱紫。
@彭商强与证券物理学:医院如此,高校又何尝不是如此,凡是将自己定位为所谓的“研究型大学”的学校,他们都以为自己会逆天了,而全民科研的同时还有几个人在真正管学生?大家都心知肚明。SCI就是中国大学的“鸡地痞”,数目上的互相攀比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
@华西医院心内科杨庆:向来觉得,职称和临床能力就像模特身上的衣物和她们的身体。衣物,大家看着热闹,但真正喜欢的还是她们脱掉衣物后的身体。我从未想过,职称这样的衣物样的东西也可成为医生中相互争斗的工具。只是这争斗,从来就在医生中进行。而与争斗结果性命攸关的病人,却与之无干。悲哉!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06医院全军糖尿病诊治中心主任@许樟荣医生: 我不主张医生忙着发SCI文章,更不主张年轻医生忙着发这类文章。如果确实在临床上有新发现,可以也应该发文章。但是,像现在这样为发文章而写文章,甚至专营奔波投机取巧去发文章,是害人之道。我们有些政策逼良为娼,不良环境逼迫部分原本优秀的分子违心地做自己也知道是不良行为的事!
中华医学会肿瘤学会主任委员@顾晋看到有两个年轻人在Lancet杂志上抱怨,中国的年轻医生被SCI压的够呛,同情他们。但是也应该看到SCI对提升教学医院医生的素质的重要作用。我们如果是在教学医院,培养的医生是全方位的,不仅仅是医疗技术,还有科学研究,我觉得是必要的。如果不堪重负,可以到普通医院,医生以提供医疗服务为主的医院。
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顾锋中国医疗体制应该更加注重以患者为中心的临床技能的培养,SCI文章仅仅作为锦上添花,配备科研人员的机构需要一定的产出,而SCI文章不应作为临床医生晋升的必须条件 君不见种种造假丑闻曝光。
上海长海医院袁恒锋、徐卫东、胡海燕三位医生在《柳叶刀》上发表看法,希望医生评价体系中去掉SCI论文评价标准。文章认为中国的年轻医生大都面临着巨大的论文发表压力,而发表大量没用的基础研究论文,对提高临床技能和医患交流能力并没有什么实际帮助,且会占用大量临床时间。
网友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