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回放
各地均在力百汀中检出塑化剂
各地均在力百汀中检出塑化剂
葛兰素史克公司生产的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干混悬剂产品在大陆销售时使用的商品名为“力百汀”,而在香港、台湾地区则冠以“安灭菌”的名字。这种药物多用于儿童,是一种复合制剂。由于检测发现细菌对阿莫西林耐药度高,随后才在其基础上添加了克拉维酸钾以加强药效,预防耐药。力百汀并非抗菌消炎一线用药,在干混悬剂上市之前,以颗粒剂形式居多,供患者兑水冲服;水剂则为糖浆形式。
此前,香港卫生署曾发现葛兰素史克公司生产的儿童用抗生素“安灭菌”含有DIDP,含量是欧洲食物接触物料含DIDP溶出量上限的两倍,要求葛兰素史克有限公司回收相关药品。台湾日前也验出葛兰素史克“安灭菌”含塑化剂DIDP,当地多间医院已暂停使用。
力百汀是进口产品,并非在我国境内生产。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的公开信息,该产品最早的发证日期为1999年11月20日,厂商国家为英国。也就是说,这种产品在我国内地已经有近12年的销售历史。作为常用消炎药阿莫西林的一种剂型,估计该药品的使用者不在少数。
葛兰素史克否认主动添加
葛兰素史克否认主动添加
对于药监局的上述通知,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发回的解释称,“我公司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官方网站了解到SFDA对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干混悬液(糖浆)的召回决定,我公司将遵照执行,目前正在制定具体的回收细节”。“我公司确认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干混悬剂(糖浆)的生产过程中没有故意使用DIDP或者任何其它的邻苯二甲酸酯。”
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企业传播和公共关系部人士称,公司生产的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干混悬剂(糖浆)样品中所检测出的DIDP是极微量的,显著低于美国和欧洲官方认定的安全限度,对人体不会构成风险。而且,“目前未收到与此相关的不良反应报告”。
或因塑料包装溶出所致
或因塑料包装溶出所致
葛兰素史克声称,目前可判断DIDP的唯一来源是瓶盖中的塑料内层,进一步的调查还在进行中。该公司通过检测确定药品的活性成分、赋形剂和调味剂,以及最终未分装的药物中不含邻苯二甲酸二异癸酯(DIDP)。目前可判断DIDP的唯一来源是瓶盖中的塑料内层,进一步的调查还在进行中。”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在接受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表示,如果说葛兰素史克不是主动人为添加DIDP,那就说明该公司的产品存在质量隐患。药品做成干混悬剂就是为了保证稳定性,如果是因为瓶盖导致药品中出现塑化剂,这个药品的稳定性是值得怀疑的。
被允许的“塑化剂”
塑化剂在药品中的应用由来已久
塑化剂在药品中的应用由来已久
众所周知,塑化剂风波起源于食品,但在6月3日,卫生部下发通知,协和牌灵芝孢子粉片(国食健字G20070306)和美中清素牌多种氨基酸片(国食健字G20100217)因为分别含有邻苯二甲酸丁酯和邻苯二甲酸二乙酯,而被勒令暂停生产,市场上正在销售的上述两个产品也需立即下架。以此为肇端,塑化剂风暴有渐渐向制药领域蔓延的趋势。
事实上,邻苯二甲酸酯类在医药领域内的应用已有很长时间。在药品生产过程中,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EP)和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均是片剂薄膜衣和肠溶空心胶囊的常用配方成分,主要用于控制药物在肠道中的释放时间,起缓释作用。《中国药典》2010版二部的药用辅料章节将邻苯二甲酸二乙酯列为合法的药用辅料,并对其形状、鉴别、含量测定方法等作出了详细说明,但并没有剂量、安全性等方面的限制或提示。
尽管卫生部在6月5日发布通告称,偶然食用少量受DEHP污染的问题食品,不会对健康造成危害,但是有专家表示,如果药品、保健品生产企业不公布使用多少塑化剂,公众是不可能辨别清楚什么是偶然和少量的。
宜借机推动药典更加完善
一家被处罚企业声称,大部分药品和保健品的包衣都广泛使用了这种药用辅料。中国医院协会全国合理用药监测中心专家孙忠实建议,相关部门在积极排查问题产品的同时,可将力百汀召回事件作为典型案例加大宣讲警示力度,推动对现有《中国药典》的进一步完善,制定合理标准,从源头防范可能存在的用药安全风险。
由于儿童用药是非常敏感的领域,如果台湾、香港已有充足依据并对部分药品实施回收,从安全性角度考虑,内地也应尽早采取相应措施。复旦大学药学院药剂学教研室主任王建新建议,可以先采取暂停药物销售等临时性措施,等待检测结果出来后,再制订下一步举措,尽量避免出现同一药品港台均已下架回收,但内地仍在销售的局面,引起公众误解。
应加强药用辅料的研发和监管
需要说明的是,和台湾食品中添加的DEHP不同,此次卷入力百汀事件的DIDP虽然同属塑化剂家族,但后者不仅被《中国药典》2010版收录,同时在美国和欧洲的药典中也是允许使用的药用辅料,不过有学者认为,此次“塑化剂”事件的涉及面广,负面影响大,很容易动摇消费者对食品、药品安全的信心,对相关行业及企业造成冲击。
到目前为止,国内专门针对“塑化剂”用于药物包衣中的安全性研究仍属空白。尤其是诸如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的使用量达到多少,可能会对人体健康产生危害,以及相应检测方法和标准等具体问题,都缺乏系统性研究。
据药学专家分析,目前我国的药品包衣薄膜技术大多来源于欧洲,很多技术和原材料都直接从国外进口,由我国自主进行的对包衣等药用辅料的研究比较欠缺。原上海药物研究所副所长沈竞康认为,与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具有相似作用且无毒的替代品并不少,例如柠檬酸二乙酯,此外一些农作物、乳酸等原材料也都可以加工制作成替代品。虽然对于企业来说成本可能会更大一些,但产品的安全性会更有保障。
塑化剂毒性面面观
毒性比三聚氰胺小
毒性比三聚氰胺小

塑化剂又称增塑剂、可塑剂,是一种用于增加材料的柔软性等特性的工业原料。它可以使塑料制品更柔软、更有韧性和弹性、更耐用。我们日常生活接触的很多塑料制品中,从塑料包装或容器、化妆品、玩具,到塑料管道、电缆外皮等建筑材料,都常常添加塑化剂。 坊间有传闻,塑化剂DEHP的毒性是三聚氰胺的20倍,实际上这是完全是谣传。用半致死剂量来衡量(LD50)的话,DEHP对大鼠的LD50是30克/公斤体重,而三聚氰胺是3.16克/公斤体重,作为对比,剧毒药品砒霜对大鼠的LD50仅为14毫克/公斤体重。

由于含DEHP成分的物品在人们周围广泛存在,因此普通人多多少少都会沾染这种物质,并在体内微量残留,也基本不会有毒性效应。正是因为它很难引发急性毒性,台湾的黑心生产商才敢于在这些年里始终以它作为棕榈油的廉价替代品掺杂在食品添加剂中。

可能有致癌作用

DEHP在动物试验上证明有致癌性,但只是在很高剂量的情况下发生。目前关于DEHP对人的癌症发生并无来自流行病学的直接证据,因此WHO只是把DEHP列为潜在的致癌物。

但是从健康安全的角度出发,各国均把DEHP这类有潜在危害的物质的安全摄入量标准制定得很低。例如,英国规定每千克体重每天摄入DEHP不超过0.05毫克,而美国的规定是0.04毫克。根据目前公布的数据,台湾饮料中的DEHP含量确实远远超过安全值。但是否一旦超过安全值就一定会产生严重健康损害,并无直接证据。DEHP在人体内的半衰期是12小时,完全从体内代谢排出大概需7天。因此即使喝过DEHP饮料,只要停下不再喝,一段时间后DEHP便会从体内清除。

的确有雌激素样作用

让很多人担心的并不是DEHP的毒性问题,而是它的雌激素样作用。后者会对人体的生殖系统带来危害,促使女性性早熟,可能造成儿童性别错乱,尤其损害男性生殖能力。根据毒理学的动物试验和流行病学的调查,确实发现DEHP具有类似雌激素的作用,并且阻碍雄性大鼠精子发生,与男性精子质量降低相关。

2008年美国《消费品安全改进法案》规定,在儿童玩具和用品中禁用DEHP,因为幼龄的孩子对DEHP等类激素化学品更敏感,更易受到伤害。已经喝了很多含DEHP饮料的人中,最需要担心的应该是孕妇,因为她们未出生的宝宝是这场食品安全事件中最脆弱的受害者。

丁香传声
塑化剂在药品中的应用由来已久
Jinwsapa——药用辅料无需这么快就封杀
SFDA查禁葛兰素的儿童复方抗生素,理由是内含塑化剂。食品塑化制剂风波也开始延伸到医药行业。根据国家药监局紧急通知,各地立即停止销售和使用葛兰素史克公司生产的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干混悬剂 (商品名:力百汀)。其实在医药行业,使用塑化剂并不是什么秘密,在缓控释制剂,或使用渗透泵原理所研制的制剂中,都有用到含塑化剂的药用辅料,不必大惊小怪,如临大敌的样子。因为药物都有毒性,就看其临床价值与用药风险哪个权重更大。对于许多药物,如果看其长期服用的效果,多少有毒副作用,有的可能是致命的,但为什么还是继续保留在市场上,因为有临床价值,对多数人而言是安全有效的。目前在全球各地上市的数千种药品中,含有塑化剂的未必只有葛兰素的儿童制剂,FDA和EMEA的态度似乎还没有这么敏感。药物毕竟与食品不同,后者每天都在被成千上万的人在消费食用,太多太频繁使用含有塑化剂的食品,当然应该禁止,但对于服用几天,几周或几个月的药品,是否要这么严格禁止呢? 未必!极低含量的塑化剂,究竟是否超过药物本身的毒性?何必禁止这么快!开发一个药很不容易,请刀下留情!
最后想强调一下,并非笔者想为药用辅料中的塑化剂平反或叫屈,只是想说明一点,药品中的原料和辅料都有不同程度的问题,关键是量和度,一概而论地把含有塑化剂的药品打入冷宫未必是上策,一切以事实和临床为依据。尽量用安全系数更高的辅料,这是我们审核药品安全的基础。
Aceton——太不淡定
上述两种停产的保健食品,又不是含有三聚氰胺这般"毒物",而是已经在国内畅行十数年都不止的合法药用辅料,再综合有关报道来看都是自批准后尚未生产上市。从行政管理角度来看,为何不先要求当地药监部门了解产品生产销售情况后再动作,而是坐在办公室里急着发了个文件,然后让各地药监部门都紧急行动起来上街寻找检查根本就没上市的两种产品,傻傻地浪费国家行政资源,傻傻地逐级上报检查情况——俺这疙瘩没发现敌情……
Yuuyake——毒性不清就进药典?
毒性不清楚就进药典,还是新版药典,而且还没有多少限制,那是专家还是“砖家”,逻辑上对嘛?这是在扇谁的耳光?还是说,只要目前没有证据表明有问题就可以用做药品辅料(不管是做了研究没有发现问题还是根本没有研究),下次出了问题再踢出去?那药品在上市前还需要一系列验证吗(药理毒理,临床研究,安全性......)
Jlb——取缔塑化剂遇两难困境
药品取缔塑化剂两难中。一是受食品卫生取缔塑化剂的压力,不采取点行动说不过去,在中国,政治是第一位的;二是药品中加入塑化剂有合法的批准,如果取缔变更辅料和处方要按注册办法审批不是件易事。
 

塑化剂掀起的风波愈演愈烈,涉及的范围也越来越广,这究竟是成长的烦恼、发展的代价还是人为的疏失呢?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