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园 | 丁香通 | 人才 | 会议 | 临床试验 | 博客 | 文献求助
疫情来势汹汹

感染人群与死亡人数迅速增加

综合媒体报道,截止2011年6月8日,暴发于德国的肠出血性大肠杆菌疫情已有2648例,700例由于存在肾脏衰竭等严重并发症而送院救治,有数十人已不幸殒命。另外,在瑞典、丹麦、荷兰以及英国等欧洲其他国家和美国也有100起病例,这些患者均有近期赴德国的旅行史。

德国卫生部长巴尔6月8日指出,德国这轮大肠杆菌疫情的新感染病例逐渐下降,使这次全球最严重的大肠杆菌疫情有纾缓的希望。不过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并没有完全支持巴尔的乐观看法,该所表示,新病例虽有下滑趋势,但还不清楚疫情是否确实减缓。

新型大肠杆菌乃是元凶

经德国卫生部门初步调查,发现此次疫情是由于食用被O104:H4血清型的肠出血性大肠杆菌污染的蔬菜等食物所致。该病菌主要通过被污染的食物传播,一般不发生人与人之间的直接接触传播。从感染到发病,潜伏期一般为3至8天,平均为3至4天。临床表现主要有:腹部绞痛和腹泻,一些病例为血便样腹泻。多数病人10天内康复,少数病人可出现严重并发症,如以急性肾功能衰竭、溶血性贫血和血小板减少为特点的溶血尿毒综合症。

肠出血性大肠杆菌主要寄生在牛、羊等家畜和其他其它反刍动物体内。人类主要通过食用被人畜粪便污染的食物,如未经烹调或烹煮不彻底的肉馅制品或未经消毒的牛奶等被感染。受人畜粪便污染的水、蔬菜等农产品也可导致人的感染。食物制备不当,可导致该病菌的交叉污染。

毒性凶猛为哪般?

中德科学家联合对本次流行的病菌进行了全基因组测序,结果显示,掀起此次疫情的大肠杆菌,带有新型特异基因,与2002年从中非共和国艾滋病患者腹泻标本中分离的肠聚集性大肠杆菌55989菌株,同源性超过93%,同时它还通过基因水平转移,获得肠出血性大肠杆菌的毒力基因和毒力相关质粒,这可能与该菌株强毒性和重症感染有关。

据德国神经病学学会专家推测,本次流行造成很多患者神经系统失常,原因是流行菌株释放的志贺毒素会造成神经系统血管内皮膨胀,也可能会造成颅内血管扩张及自动调节功能失常。此外,志贺毒素还有利于一种凝血酶的形成,并可能导致免疫系统部分过激反应。

中德科学家4日联合发布对德国暴发的大肠杆菌的最新研究进展,已发现8种抗生素的耐药基因。此前研究人员已经发现该菌株携带氨基糖甙类、大环内酯类及磺胺类抗生素的耐药基因,目前又新发现5个抗生素抗性基因,包括头孢菌素、单酰胺菌素、青霉素和链霉素类抗生素,使得该菌株对至少8种抗生素可能产生耐药性。

传染源:众里寻它千百度

黄瓜也靠不住了?

疫情爆发后,德国疾控人员夜以继日的投入到捕捉元凶的工作当中。5月27日,德国汉堡的一家医学实验室宣称,他们经过实验证实,从西班牙进口的黄瓜为病毒携带者。一时间,西班牙黄瓜被看成在欧洲传播肠出血性大肠杆菌的罪魁祸首。欧洲许多国家宣布停止进口和出售西班牙黄瓜。

据BBC报道,俄罗斯5月30日宣布禁止从德国和西班牙进口蔬菜,并且由于大肠杆菌疫情的逐步扩大,6月2日俄罗斯宣布暂时禁止欧盟国家所有蔬菜进口,以防止疫情扩散到该国。据阿联酋《民族报》报道,阿拉伯联合酋长国2日宣布禁止从欧洲4个国家进口黄瓜。阿布扎比一些超市已把“从德国、西班牙、丹麦和荷兰进口的黄瓜下架,以展开第二轮大肠杆菌污染测试”。

然而,5月31日,汉堡的这家医学实验室又公布了最新实验结果,宣布近来肆虐德国和欧洲的肠出血性大肠杆菌与西班牙黄瓜无关。汉堡州卫生部门负责人长科尔内利娅说,德国有关实验室对此前已被查出带有肠出血性大肠杆菌的两根西班牙黄瓜进行了进一步化验。结果显示,黄瓜上携带的菌株特性与从德国的两名患者粪便样本中分离出的血清型为O104的大肠杆菌并不相符。由此推断,西班牙进口黄瓜上虽然携带肠出血性大肠杆菌,但它并不是引起德国本次疫情的病原体。

沙拉、黄瓜还是芽苗菜

为了寻找这次疫情的传染源,科学家不可谓不努力,但是此次疫情已爆发良久,混合沙拉、黄瓜和有机豆芽都曾被列为“犯罪嫌疑人”,而后又被解除怀疑。种种表态使得德国民众恐慌心理加重。德国国内媒体援引各个机构观点的信息也甚嚣尘上:生产瓦斯的沼气设备被列为怀疑目标;同时,水源也是重点监测和排查的对象;更有好事者,甚至直接将此事与恐怖袭击扯上关系。

一时之间,“谁是传染源”成了公众最关注的话题,恰恰是这个问题,让德国卫生部门挠头不已。事实上,传染源一直是各国科学家心头难解的结。据称,迄今全球发生过的肠出血性大肠杆菌流行案例中,近80%在疫情终止后仍未找到传染源。毕竟,对于传染源的确定,目前的做法无外乎排查各种食品的物流渠道是否存在潜在感染的薄弱环节,之后,对重点怀疑对象进行病原监测。

不过,此次疫情中的若干因素也让科学家看到了找出感染源的些许希望。染病人数很多,感染者多数集中在德国北部汉堡地区或与该地区有关,大多数感染者为较年轻的女性,这些线索都对传染源的调查有帮助。另外这种大肠杆菌菌株十分罕见,这一点也有助于传染源调查。

最终锁定芽苗菜

经过一段时间地毯式的搜索,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所长布格尔于6月10日在德国北部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尽管从下萨克森州一家农场抽检的芽苗菜没有检出肠出血性大肠杆菌菌株,但针对这次疫情暴发形式的流行病学调查已搜集到足够证据,得出芽苗菜系传染源的结论。

德国下萨克森州农业部门负责人林德曼先前接受德国《焦点》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大约60人食用一家农场出产的芽苗菜后感染肠出血性大肠杆菌。这家农场位于比嫩比特尔,员工大约15人。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这家农场生产的芽苗菜是这次疫情传染源头。按林德曼的说法,种子受污染或农场“卫生状况不佳”可能是芽苗菜携带肠出血性大肠杆菌的原因。这家农场已经完全查封。有关机构表示,正在检查其他生产芽苗菜的农场。

虽惹不起但躲得起

易感对象多为女性

一般而言,由肠出血性大肠杆菌引发的溶血尿毒综合征多出现在幼儿群体,但这轮疫情的感染者多为成年人。世卫组织根据5月1日至30日的资料分析,无论是感染出血型大肠杆菌的病患,还是因这波疫情而罹患溶血尿毒综合征的德国病患,女性均占六成以上,且接近九成是超过20岁以上的成年人,罹患溶血尿毒综合征的高风险年龄在20至49岁间。

世界卫生组织称,有这么多的年轻的和中年的成人感染这种新型大肠杆菌“非常不寻常”,而为什么会有大比例的患者是女性则“原因未知”。英国健康保护局食品部部长鲍勃·埃达克认为饮食偏好可能是一个原因。另一种可能则是,这株新型大肠杆菌发现女性的身体更适宜生存。这种选择现象并非没有先例,有很多研究发现,不同种族、不同地理区域的人受到病菌的影响也是不同的。

治疗手段尚不明朗

对肠出血性大肠杆菌感染者不断增多的德国来说,目前最棘手的问题是如何找到更有效的治疗方法。由大肠杆菌引发的疾病症状通常包括腹部绞痛、出血腹泻、发烧、呕吐等,但约有十分之一的感染者可发展为溶血尿毒综合征,导致急性肾衰竭、溶血性贫血和血小板减少等。

疫情暴发以来,对于有症状者,德国医院根据以往经验,大多选择放弃抗生素治疗,但是德国传染病学会近日建议,对本次患者可考虑在特定条件使用卡巴青霉烯类抗生素、利福平和大环内酯类抗生素等。德国明斯特大学的研究团队也将尽快根据新破译的病菌遗传密码来研究选择性使用抗生素的可能性。针对本次疫情中出现比例出奇高的溶血尿毒综合征重症病例,德各大医院采用的主要还是以往的标准疗法——“血液透析”,以帮助排除病菌在患者体内释放的毒素,但这种疗法对部分患者并没有疗效。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曾载文说,德国海德堡大学等机构的研究人员曾于去年对3名年幼的溶血尿毒综合征患者进行了Eculizumab抗体注射治疗,获得成功。因此,近两周来,德国不少医院对部分患者试用了此疗法,但其疗效还需要几周时间才能作出初步评估。目前医院的做法是,如果血液透析无效,就给患者注射这一抗体。如果患者状况仍无好转,就两种疗法同时使用。

尽管目前为止尚无针对德国出血性大肠杆菌疫情的特效治疗手段,在别无良策的状况下,德国的科学家把控制疫情的希望寄托在尽早研制出对抗这种出血性大肠杆菌的疫苗上。所幸的是,变种新型病菌的遗传密码已被迅速破解。这无疑将会对疫苗的设计和生产产生极大帮助。不仅如此,它还将为了解该病菌致病原理和毒力、靶向药物的设计、特异性抗生素的使用提供强力支撑。

注意预防才是王道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目前预防出血性大肠杆菌疫情的唯一有效方法是进行杀菌处理,例如加热或紫外线照射。因此,建议民众不饮用生水,需”煮透”食物,特别是肉类、牛奶等;对于生的西红柿、黄瓜、蔬菜色拉等也应谨慎食用;此外民众应注意经常洗手,特别是在接触食物之前和如厕之后。

我国卫生部提醒,2011年4月以来有德国及其周边国家旅行史者,如出现急性血样便腹泻、腹泻后无尿或少尿等表现,应及时就诊,并主动告知旅行史。目前正值夏秋季肠道传染病高发季节,更要注意饮食卫生,尽量不要到卫生条件差的街头摊点就餐;易变质的食物(如吃剩的熟食)应冷藏存放;处理熟食时应洗净手或戴上一次性手套;食物煮熟后应尽快食用,剩菜剩饭食用前应彻底加热;不要食用变质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