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6日,卫生部新闻发言人邓海华介绍了自述疑似艾滋病感染(以下简称阴滋病)人群的调查情况。调查结论是目前可排除该人群感染艾滋病毒,没有证据表明该人群所述的疾病具有传染性和聚集性,没有临床、实验室和流行病学证据支持该人群患有某种传染性疾病。至此,一场引起很多人恐慌的阴滋病风波终于暂告一段落。那么阴滋病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疾病?专家对阴滋病的看法是怎样的?怎样解释阴滋病患者的症状与艾滋病存在一些相似之处?

阴滋病的传说已经在网络上发酵多年。早在2009年下半年,就有患者向卫生部反映,自称自己可能被一种阴性艾滋病毒的神秘病原体所感染。据一些当事人自述,这种病毒与艾滋病的传播途径类似,而且自己身上还出现了一些类似艾滋病急性期的症状。所有阴滋病患者均进行了多次艾滋病毒的检测,最多的一位甚至进行了30次,其余至少也进行了5次检测,最终结果均呈阴性。

2009年7月,中国疾控中心开始启动相关调查工作。2009年9月-2010年1月,中国疾控中心专家通过网络与该人群取得联系,并招募了59名“自述疑似艾滋病感染者”在自愿的前提下进行了第一次调查。2011年1月6日在已经鉴定HIV阴性且无新病毒发现的基础上,疾控中心又将58份患者(一名患者不愿意采血)的血液样本送至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一家病毒检测机构进行复检,该机构能对1.5万种病毒和多种未知病毒进行检测。至2011年3月31日,对1/3的样本检测表明,没有发现已知和未知的病毒。

在第一次调查的基础上,卫生部又组织专家制订了“自述疑似艾滋病感染人群”的流行病学调查方案,并于2011年2-3月在北京、上海、江苏、浙江、湖南和广东6省市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工作。目前共调查了40人,其中包括曾参与第一次调查的15人。结果未发现异常。

综合两次调查结果,卫生部专家认为,目前可排除该人群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可能,没有证据表明该人群所述疾病具有传染性和聚集性,没有临床、实验室和流行病学证据支持该人群患有某种传染性疾病。

在很多临床医生看来,大部分阴滋病病例应归属于恐艾症的范畴,这种疾病的全称是获得性免疫功能缺陷综合恐惧症,是一种对艾滋病的强烈恐惧,并伴有焦虑、抑郁、强迫、疑病等多种心理症状和行为异常的心理障碍。

恐艾症患者中,大多有过高危的婚前或婚外性行为,而性行为的对象常是暗娼、酒店三陪女或是发廊女,还有的则是网上认识的一些性关系混乱的女性。一方面,这些危险性行为确实会使艾滋病感染的机会大大增加;另一方面,由于这种行为是社会道德规范所不容许的,因而在内心深处他们经常受到道德的谴责和社会的压力。

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在心理和生理上常常产生一些异于常人的表现,不少患者认为这种状况是因为感染了艾滋病毒的缘故。他们反复拨打热线电话咨询,或者频繁进行艾滋病抗体的检测。每次看医生后,在得到阴性检查结果以及经过医生细致的解释后,心理负担暂时得到解脱,但没过多久,新的疑虑会再次产生,总认为检测不准确或者现有试剂检测不出来自己的病毒。使其不得不再次到医院要求检查。

艾滋病恐惧症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心理障碍,随着艾滋病在世界范围内的迅速蔓延,受影响群体还在不断的增加。

安娜·欧是弗洛伊德研究过的著名癔症病例



心理暗示对生理机能影响极大

癔症从中作祟

据阴滋病患者的自述,他们的症状有很多,其中包括舌苔有绒毛、全身多处淋巴肿胀疼痛、皮肤出现大块血斑、皮疹、肌肉跳动、关节离奇作响及疼痛、肌肉有不寻常的虫爬感及疼痛、肠胃胀气及腹泻、咽喉炎、盗汗、全身乏力、手脚麻痹、牙龈发炎、口腔溃烂、厌食、迅速消瘦、心律失常、睡觉抽搐、白色念珠菌感染以及细胞学指标异常等。这些症状中相当一部分与艾滋病急性期症状类似。那么这种情况是如何产生的呢?

多数专家认为,阴滋病患者的种种症状应是精神因素所致,即所谓的癔症。弗洛伊德认为“癔症”只是心理疾病的一种,它起源于心理因素,并通过特定的心理产生症状。病因与精神因素关系密切,各种不愉快的心境、愤怒、惊恐等因素都是诱因,之后因联想或重新体验初次发作的情感而再度发病,且由暗示或者自我暗示而引发。在医学史上,由癔症导致生理疾病的情况不胜枚举,譬如弗洛伊德研究过的安娜•欧病例以及1998年11月12日美国田纳西州华伦郡的一所中学爆发的100余名师生中毒事件等。

心理健康程度偏低

北京地坛医院的李兴旺教授曾参与阴滋病的调查工作,他发现,受检人群多数无明显器质性病变,少数生化检查异常者,亦与其主诉的临床症状不相符合。从躯体症状和神经症性症状两个角度进行评估,考虑主要为精神因素所致。另外地坛医院对上述59位自述疑似艾滋病感染者进行“心理测评”的结果也表明,此类人群的心理健康水平明显低于一般人群,38人采取不成熟防御方式和中间型防御方式,面对疑似HIV感染带来的巨大压力没有采取升华和幽默的成熟防御方式”。

CD4指标不能说明问题

CD4细胞的的下降被一些自述疑似艾滋病感染者认为是罹患艾滋病的证据。事实上,这一指标也不能说明问题。2010年1月17日,中国疾控中心首席专家曾光以及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研究所副所长张建中,曾在地坛医院的健康教室与30名病友对话。当时,这些病友刚刚接受了权威专家检查,全部排除了感染HIV病毒的可能。他们有一个共同体征,CD4细胞持续下降,只有400多,低于正常人700的水平。而艾滋病病毒攻击的对象正是CD4细胞。另外,他们还有淋巴肿大、舌头发白、关节响等症状。曾光解释,没有一种病的诊断将CD4作为主要指标。有一些人,甚至是正常人,CD4就是低的,有很多疾病都可能引起CD4降低;还有一些人精神焦虑,也会导致CD4降低,比如疲劳综合征。

中国疾控中心
曾光:没看到传染病可能

传染病是有特异性的,但目前并没有在这些人的身上看到特异性的表现,同时这些人的症状也缺乏共性,没有看到这是“传染病”的可能。将他们称之为“自述未知病毒感染者”更为合适。这群人体内不可能有什么未知传染病毒,帮他们到国外抽检,是为了断了他们的幻想。

北京协和医院
李太生:主要是心理原因所致

心理暗示对身体的影响很大,就拿普通人来说,有时候心里觉得不舒服,身体就会感到特别累。一些人长期担心自己得了艾滋病,心情抑郁,觉也睡不着,饭也不吃了,身体怎么可能好?这些人并非感染了未知病毒,他们主要还是心理原因导致的症状。

中南医院神经内科
肖劲松:一部分人心理机制不完善

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恐艾症患者不仅仅是由于他们对艾滋病的临床表现和传播途径的片面性认识及错误理解,相当一部分人本身心理机制并不完善,比如有不良性格基础,或者伴随有其他心理障碍。他们可以是有过高危行为的人,也可以是没有过高危行为的人,恐惧完全出自自己的主观想象和联想。

摄氏零度:怎么感觉和格林巴利综合症很像?其实很多病开始的症状都是一样的,怀疑自己得病的估计都是心理障碍或者有不洁性史的人吧?小小的一包盐都能让中国人恐慌,何况这种危险的事情。

闪之魂:发病这么长时间了,这些人死了几个了?死于何病?如果一个都没有或者说死于其他无关因素,这不也说明问题么?我倾向于这群人是恐艾症。

Hnyashiro:老天爷是公平的,艾滋做为人类道德底线的最后一道屏障被破坏后,老天又赐与了我们一种新的比艾滋更牛X的疾病。

Leafyezhuo:这应该不是简单的心理问题引起的,也许真的是出现了新的病毒了,不管怎么样,洁身自好还是重要的。

>>查看更多网友留言

在卫生部有关阴滋病的调查告一段落之际,已有5名患者表示,相关“症状”已经消失,现在正“调整心情,每天过开心日子了”,但大多数人即便得知这一结果却依然挣扎在心魔的手掌中。亲历整个研究、干预过程的曾光教授对下一步的情况并不乐观。他表示:“从某种角度来看,正是互联网的普及把‘疑似艾滋病恐惧症’人群集聚在一起,并推上风口浪尖。手机、网络等即时通讯技术的迅速发展使公共卫生风险加大,各种新问题不断出现,脆弱人群受害。“谁能保证社会急速变迁下,人类脆弱的心理不会催生更多无法预料的情况?我们的研究工作接近尾声了,接下去的工作又该由谁来继续?”
回扣门 减肥药 被撤稿

网页内容仅供医药专业人士浏览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资格证书 | 论坛帮助 | 友情链接 | 会议服务
Copyright© 2000-2010 DX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B2-20070219(含BBS)